2个月后,在7名干警的押送下曾洪易与另外抓捕的几名人员一起被送到了

简介: 2个月后,在7名干警的押送下曾洪易与另外抓捕的几名人员一起被送到了北京的德胜门,而在这里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1949年8月7日,江西万安县获得解放,这时一位自称曾洪易的中年人找到万安县人民,请求安排工作。

鉴于这些情况,万安县城给曾洪易安排了一些职务,只不过大多都是虚职。

但是过了不长时间,吉安地委的工作人员便来到了曾洪易的家中,对他说:“聘请您为俄文老师到吉安教学。

”曾洪易没有犹豫,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喜滋滋地跟着工作人员出发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后他就被押送到了北京的德胜门,之后就被判处枪决。

那个年景还是大清王朝光绪帝时期,作为江西万安县有名的富商家庭,小时候的曾洪易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在思想的影响下,曾洪易成为了一名进步学生。

在接下来的对敌斗争中,曾洪易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也一步步地成为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南昌地委书记兼组织。

到了1925年,曾洪易率领团员以及学生们积极声援“五卅运动”,后被学校开除。

就在他一筹莫展时,党组织没有忘记他,想方设法地把他送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这里他接受了最为先进的教育和培训。

▲支援五卅运动四年的留洋经历结束后,曾洪易回到了国内,担任了共青团的宣传部、杂志《列宁青年》的编辑等职。

曾洪易能够迅速崛起,完全凭借此人,他的名字叫做王明。

王明入党的时间比曾洪易要晚,但是晋升速度却非常快。

1930年王明从苏联回国,见到了曾洪易,因为两个人都曾在苏联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共同的经历迅速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于是身居高位的王明,破格提拔曾洪易成为代表,进入赣东北苏区(后来的闽浙赣苏区)执掌大权。

王明对曾洪易的赏识,让曾成为了他的“死忠”。

来到赣东北苏区后,曾洪易坚定地推行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

他的行动得到了王明的赞赏,也正是因此,曾洪易后来被升任为福建书记。

1934年的7月份,作为代表的曾洪易,跟随红军一路北上,重新回到了闽浙赣苏区。

此时也到了第5次反围剿的紧急关头,曾洪易是个胆小怕死之人,再加上闽浙赣苏区的精兵强将之前已折损不少。

▲闽浙赣苏区旧址因此在与国民党交战时,曾洪易是屡战屡败,但他从来不把战败的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

伴随着反围剿局势的越来越恶劣,曾洪易的心态慢慢发生了改变。

大战在即,曾洪易这样的言论和行动必定会扰乱军心,在接下来的会议中,曾洪易的错误遭到了批判,撤销了他书记和的职务,派他到闽浙赣苏区东部的江山县担任区委书记。

伴随着王明的错误路线得到纠正,曾洪易知道自己想东山再起已经很难了,只能无奈地前往上任。

来到江山县后,曾洪易的心态彻底崩溃,从一个书记变成一个小县城的区委书记已经让他无比压抑。

于是曾洪易果断离开了江山县,前往灯红酒绿的上海。

随后曾洪易遇到了一位万安的老乡,两人还是同学关系,老乡的名字叫做王立生。

王立生曾经担任过共青团南昌地委书记等职,与曾洪易的关系非常好。

二人见面之后,王立生极力地劝说曾洪易去南京自首,凭借曾洪易在俄国的留学经历以及在红军中担任的职务,完全可以在国民府那边得到极高的待遇。

于是在1935年5月,曾洪易在王立生的陪同下来到南京住进了留俄同学招待所。

看着手里的一摞表格,曾洪易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狠心地在表格中填写了各项内容。

的曾洪易,每个月都能在招待所中领取20个大洋。

8个月后,国民党党部负责人找到曾洪易给他安排了一项工作。

这个工作也比较特殊,曾洪易需要到国民党军事会主办的“培训班”去讲课,所讲内容则是我军的各项政策以及他所知道的机密。

曾洪易没有拒绝,他在那里讲了一个多月。

1936年8月,曾洪易加入了国民党。

▲支援抗战的苏联飞行员这个时候,曾洪易曾在苏俄留学的经历变得尤为重要,很快他就成为了国民党的俄文翻译。

但是随着抗日战争的结束,曾洪易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闲人,很快被国民党踢出队伍。

万般无奈之下,曾洪易只好找到万安县的县立中学校长,成了学校里的一名教员。

不过,不安分的曾洪易希望通过活动取代原校长的职位,结果他的小算盘没打成反而丢了工作。

通过一些渠道,他了解到那些在红军时代比他职务低很多的人,如今都已经是我军的要员。

于是曾洪易开始号召群众们不要害怕,保持正常的生产生活,并组织群众给我军送柴、送米等,欢迎我军。

▲解放战争时期民众欢迎解放军而曾洪易无意间向人透露自己曾经是老红军,是大官的身份,很快就让他“声名在外”。

因为他早年就离开了家乡,所以乡邻们并不知道他的过往。

在万安解放后,曾洪易找到了时任县委书记刘彦,请求给自己安排一份工作。

刘彦同意他回中学继续教书,但是出于谨慎的考虑,并没有给他办理相应的手续,所以曾洪易就一直在家中闲居。

之后的一天,曾洪易看到了县贴出来的一则通告:为了搜捕潜藏在各地的叛徒,县要求过去那些与我党有关系的人员立刻向当地的报道。

曾洪易看到通告后,觉得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只要将自己的经历汇报上去肯定能够得到一份工作,于是曾洪易便如实地作了汇报。

或许万安县的人不知道曾洪易曾经干过什么,但是当这份汇报来到省里后,曾经与曾洪易一起共事过的人却发现了他。

▲解放初期张贴的告示1949年12月初的一天,吉安地委接到省里关于逮捕曾洪易的指示。

曾洪易对此深信不疑,他带上一些日常所用衣物和简单的生活用品,便跟随地委工作人员出发了,没想到工作人员在了解了他的过往后就把他交给了省里。

当省里的工作人员审讯他时,曾洪易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2个月后,在7名干警的押送下曾洪易与另外抓捕的几名人员一起被送到了北京的德胜门,而在这里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1951年3月,部的预审部对曾洪易提出了初步判刑意见: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上报等待审批。

到了1951年10月24日,北京市的军法处以“曾洪易叛党投敌,积极从事反革命运动,严重破坏人民的解放事业”等罪名,将他判处。

相信大家一定会认为,曾洪易的这颗花生米必然是“吃定了”,其实并没有。

书是在10月24日批复下达的,然而就在最终之前,也就是11月9日,曾洪易就因为严重的肺结核疾病,病死在狱中。

虽然省去了一颗花生米,但是却让曾洪易的死,变得无声无息,他的报告也没有被公布。


以上是文章"

2个月后,在7名干警的押送下曾洪易与另外抓捕的几名人员一起被送到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走进生活网的其它文章